第634章张师兄多好的一个人,可惜了啊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“唉~江师妹,你是有所不知啊↗啊↘!”

    这一刻本就英俊阳刚张远山身影无限高耸,仿佛是脱离了某些特定的环境,完全和江芷薇心目印象之中的那位真武大师兄的“想象”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张远山的一句句解释,已传入江芷薇的耳中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这位身穿鹅黄衣裳的绝美少女便是不由微微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张师兄你是修炼真武绝学时,感应真武大道之攒机,结果阴阳之气逆流,一不留神伤了三焦玄关,所以每天子午流注之时都会有理性燃尽之危,所以为了防止自己做出不可挽回之事,才有会在有时刻意疏导自己的“根性”,在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上面刻意的放纵?”

    “嗯,江师妹你能够这样理解,那就好。不过我伤的并非是三焦玄关,而是三叉神经!

    这一点你要知道,很重要。”张远山为江师妹能相信自己对她的忽悠……呸,是“解释”而不由点点不已。

    到底小姑娘而已,还没有真正见过世面,见过诸天万界无穷年风光,实在是太好骗了。

    可转眼,他又为江师妹没完全理解自己的解释而不由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三叉神经,不是三焦玄关啦。我又没有单手麒麟臂,练的也不是《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》,三焦玄关那玩意太玄妙,一不小心就要大叔变成正太,我目前还没有那方面的计划……嗯嗯嗯,目前为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张师兄你放心好了,我会为你保密的。但你也应该早早在武道上面多多进步,才能早日将师兄你这伤势治疗好啊。”

    望着即便看上去正气凛然,英俊阳光,却依然满嘴的骚话不断,完全体会不出真武大师兄半点沉稳定性的张师兄。

    江芷薇即使是有那么些许的怀疑不信,但也早早淹没于淡淡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张师兄的病看样子是不止伤了三焦玄关,可能连脑中皇庭,紫府元宫都一齐伤了……若不如此,张师兄又怎么可能控制不住自己,作出着这样可笑之事?

    唉,张师兄他以前是多好的一个人啊,怎么就得了这么一种病?”

    “张师兄,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,你一定要努力提升自己,早发现早治疗,千万不要想的太多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病……唉…是千万千万不能“多想”的,越是“想的多”越是容易出大岔子!”

    小姑娘脸上满是诚恳,其中正气之凛然,再配合上她那青涩的小脸,简直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江师妹,你是不是把什么东西给想岔了,我其实伤得没你想象的那么重……”望望江芷薇满面写在脸上,那种关爱智力伤残人士的关切目光,张远山突然间有了一种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”的肝疼感。

    “不,张师兄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我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武道世界浩如烟海,万千年以降,各类神功、奇功、绝技、左道旁门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在带来武道体系的繁多繁琐的同时,自然也带来了各种出乎意料的伤势。

    过去那种随便一包“金创药”,提着一把菜刀就能闯天下的时代早已过去。

    各种吸人眼球,难以评价诉说,不能言状的病痛伤势日新月异,一天一变。

    就像最近在江湖中,突然在各大药铺里出现的“章光霸王玉膏.101”。

    这药膏明明不能疗伤,不能增长修为,不能提升元神肉体强度,就是一个传说中能治疗皮下毛囊再生小药。

    可它偏偏就卖的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自家洗剑阁的好多的师兄都是几十盒,几十盒的往家里买。问他们买这东西作什么,都说是去送人。

    甚至江芷薇还发现自己老师也是偷偷摸摸的出关,嘴里念叨着:“他的心是冷的,他的手是冷的,他的剑也是冷的……所以这孙子怎么被冻上?”,“绝代剑神竟然是个秃子,我为何会有这样的他我?”之类不明觉厉的话,在买了好几盒生发治疗毛囊的玉膏后,又重新去闭关修炼了。

    望着老师如青瀑般的秀发,就算是一心向剑,心中不容二物的江芷薇也不敢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稀奇古怪的病症在前,像张师兄说的那种修炼武学,结果一不留神就炼出一点点内伤什么的,简直再正常不过,甚至对于江湖中人而言早已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至于张师兄所说的伤势……

    其实在洗剑阁里也是出现过不少。

    或是一时贪功冒进,或是一时行功打岔,或干脆就是就是时运不济,气数低迷,结果伤了神魂元神,生生把自己练成一个剑疯子的,简直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江芷薇就有好几个师兄变成了那副模样。

    她师傅“天外神剑”苏无名那样传奇的人物,洗剑阁中各类灵丹妙药不计其数,结果对此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洗剑阁是如此,江芷薇也有理由相信,作为和洗剑阁势力相差无几的“真武派”,也不一定能治好张兄这源于紫府元神上顽疾。

    “唉~就是可惜了张兄。明明那么好的一个人,怎就遇到了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,江师妹,我感觉你什么都没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一间厢房的门打开,一个头挽双髻的小道士站在门边,也没看见张远山和江芷薇两人。

    几步就走出房间,直接朝着正忙成一团的梦琪喊了声:“那边的那小和尚,我这屋子里有些脏,你来打扫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施主。”孟奇单手行了一礼,提着扫帚就走向厢房,而那依然残留点稚气的小道士已经准备回到了屋中。

    江芷薇倒是不觉得什么,但骤然听到了那小道士的言语,再看看他的举动,仿佛明白这个小道士的所思所想。

    她盈盈眼睑微眯,如灿灿秋水,似笑非笑,以几步就走进了房屋,正巧和那小道士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清景师弟,有礼了。”江芷薇手掐剑诀道指,不偏不倚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那小道士清景虽面色稚嫩青涩,但无时无刻一举一动,皆显其心中傲慢,望着江芷薇的礼节,也没想着和她说话,只冷哼了声,就是走进房屋之中。

    “玄天宗”师承远古天帝,得天庭秩序道统,更是有诸天万界莫测第一的“岁月刀”镇压气运,正因如此玄天宗内从上到下都是将“秩序尊卑”,“天地有序”,“生来及贵”的准则烙刻在骨髓深处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只是使唤一个少林寺中的区区杂役,犹如九天烈阳不经意掀起一粒微尘,有什么好在意?

    “清景师弟啊,你这是把路给走窄了啊。”张远山远远起身,啧啧的笑了几声似乎压根就没打算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“孟奇师尊若是真论起辈分,你得管他叫太太太太太太太……太师叔祖!你这样吆五喝六,把天帝他异父异母的嫡亲兄弟当下人使唤,我担心你活不过明天啊!”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相关小说:

神游诸天虚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神游诸天虚海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