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9章 七月二十七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厉庭深到最后都没有亲口答应叶清秋做他她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却也放任叶清秋在他身边出没,晃来晃去,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七月二十七号。

    叶清秋的成人礼。

    叶剑云给了叶清秋最大的排面。

    清秋别墅,是他给叶清秋准备的成人礼物,准备了三年。

    欧式城堡,喷泉,花园,泳池,休闲厅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,软硬设施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成人礼这天,清秋庄园第一次正式开放。

    平城豪门权贵,公子千金,偶尔还有几个一线明星,陆陆续续出现。

    高贵奢华的豪华别墅,灯光璀璨的琉璃水晶,无一处不让众人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传闻中的平城公主,这真的是公主才有的场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家对这位小公主,可真是惯宠的毫无底线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叶董就极为深爱妻子,更何况是妻子为他留下的孩子?就算是爱屋及乌,那也得宠到骨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听说这小公主自小就不学无术,叶家这么大企业,以后她能拿的住吗?”

    “压根就没指望她拿起来啊,不早就找到人选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啊……又高又帅,气质迷人,还有能力,拥有这样的男人,也是人生赢家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羡慕道,视线却望向大门口。

    几人顺视线看过去,难掩惊艳。

    厉庭深一身名贵西装,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包裹在熨帖笔挺的西装裤下,步伐交替,沉稳而有节奏。

    一张脸俊美斯文,明明身处一繁华喧闹的场所,明明被众多人注视,但却仍面无一丝表情,不为所动,周身充斥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冷漠距离感。

    性子过于冷漠。

    这种人,就算是有心想勾搭,也没有勇气凑上去。

    除了厉庭深本人外,还有那位小公主。

    任何女人都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比不得叶清秋年轻美貌有身材,比不得叶清秋天生矜贵有资本,更比不得叶清秋那嚣张张扬自成一脉的脾性。

    任何人不会蠢到去跟叶清秋抢男人。

    因为,还没开始,便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很多不安于现状,天生喜欢挑战,或者无孔不钻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,厉庭深的魅力,叶清秋的压力,在不同人眼里,只不过是一个孰轻孰重的选择题罢了。

    厉氏如今几乎都由厉庭深打理,考虑到他年轻,为不让公司里的员工和其他高层质疑他的能力,一些重要会议和,项目决策,叶剑云都有参与,实际上也只是出面给厉庭深当个工具人,各项决策,已经是厉庭深个人在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公司上下已经有人潜移默化中接受了厉庭深作为未来厉氏的掌舵人。

    这一切,离不开叶剑云的培养和支持。

    对于叶剑云,他心怀感谢。

    实际上,叶氏的事情,厉庭深也几乎都事事参与,甚至一些事情叶剑云直接不过问,全部交给他全权负责。

    业内大多数人都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厉庭深的出现,自然有人在蠢蠢欲动,打算上前攀谈一二。

    公司内部以及外界对他那些侧面流言,他不是未曾听闻。

    只是,不是事实,懒得解释,也……不能解释……

    周围传来一阵惊叹声,厉庭深视线移过去,正前方的楼梯偌大的缓步台上,一道高挑纤细的身影站定在那里。

    女孩子的衣着打扮向来干净利落,衣服上从来不会出现太多的装饰或者复杂的设计。

    简约却又绝对舒服名贵。

    一身简单的白色肩流苏小晚礼服,及膝,一双纤细的小腿弧线格外漂亮,在璀璨的灯光下,泛着柔和的白。

    一头长发如今也为了搭配小礼服而挽了起来,编发低挽,脸颊两侧留出些许头发,精心烫出几个弧度,自然漂亮,带着几分小成熟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打扮。

    明艳的脸蛋,表情从来都是张扬肆意的,浑身的自信满溢成了一种近乎于一种另类的嚣张。

    她仿佛生来就是让人嫉妒艳羡的。

    厉庭深狭长的眸细不可察的眯了眯,墨色的眸子有一刹那像是浓稠的墨,连转动眸子甚至都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叶清秋两边是左右楼梯,叶剑云和老爷子从后面走下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们准备讲两句,叶清秋便跑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“哎,清秋……”

    叶剑云想喊住她,一抬眼,看到叶清秋的方向直面不远处站着的厉庭深。

    哪里叫得住她?

    摇摇头,无奈地笑着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孩子,这么多年,真是一点都没变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老爷子在旁边不悦,“也是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叶剑云依旧无奈,“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视线看着叶清秋主动挽上厉庭深的臂弯,笑的开心,而厉庭深却一贯面色清淡,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抿唇哼了一声,视线在偌大的宴会厅看了一眼,微微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“絮儿呢?两个人关系再怎么不好,也不该在这种场合连面都不露,这是诚心给别人造话题,看笑话吗?”

    叶剑云也看了一圈儿,着实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至于,大概还没准备好吧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脸色有些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过叶剑云对凉絮儿不错,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叶剑云对凉絮儿不好的评价,单看凉絮儿的态度,他都能误会是叶剑云苛刻亏待了她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到底是个什么性子?

    怎么养都养不熟。

    叶清秋个子不算低,但在厉庭深面前,还是显得太小鸟依人。

    “晚上有没有吃东西?”

    厉庭深视线落在她仰头直面他的脸上,淡妆轻抹,近距离看依然挑不出任何瑕疵。

    一双眸子清澈的没有装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也许,从来都是有的。

    面对他时,掩饰不住的爱恋似乎已经跟她融为一体,成了她无法抽离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薄唇轻启,低沉清淡的声音缓缓响起,“所以这么大的宴会,没有准备吃的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打算在这么多人面前吃吗?”

    厉庭深没说话,他的确没有被众人围观吃东西的爱好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们去后厨吧,我让人给你做你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今晚的主人公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,主人公是我爸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有几个是诚心实意过来给她庆贺生日的?

    还不是为了各自利益。

    谁又不清楚呢?

    叶清秋一边说着,一边拉着厉庭深的手要走,结果却被厉庭深微微收力,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别任性,这里很多股东和合作商,一会儿你都需要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他们做什么?你认识就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厉庭深眉宇微微沉了沉,看着叶清秋的视线多了几分冷淡。

    “不要想着依靠任何人,没有人会绝对让你依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叶清秋渐渐面对他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然后又扬眉笑道:“你不会吗?我没有依靠其他人啊,就只有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厉庭深指尖微微蜷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走啊,我先带你去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厉庭深没有动。

    叶清秋没了耐心,从他答应允诺她一个承诺以来,他从来没有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也考虑他的脾性,不会主动承认这件事情,所以她兀自默认。

    可他似乎,好像从来没有给过他安定感。

    放任她的靠近,却又若即若离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将心中堆积下来的怒火压下去几分,克制着脾气,看着他道: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你今天给我准备了什么成人礼物?”

    她突然转移话题,厉庭深微微顿了顿,然而他刚要开口说话,却又被叶清秋紧接着把话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算了,当我没问,我现在心情不大好,放往日里哪怕你只给我一颗糖,一粒米我都会很开心,但是现在,你除了送我我现在唯一想要的,其他任何东西,都会是一文不值的垃圾。”

    两个刚刚还好好的人,现在气氛陡变。

    叶清秋说的话,也丝毫没有给对方留情面。

    再看厉庭深的脸色,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叶清秋唇角又扬起几分,一身不羁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是吗?”

    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“是的吧,今天是我的成人礼,一生一次,意义非凡,就算我的……你怎么也得让我满意吧?我想你应该送不出别人有可能会砸到你脸上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知道我现在喜欢什么,那么我要,你一定会满足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周围这么多人看着,不远处的楼梯缓台上叶家老爷子和叶剑云也注视着这里。

    叶清秋如此张扬,本就不打算给厉庭深退路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厉庭深神色冷漠,平淡的没有一丝波动,这句话,就连第二遍重复,都没有半分波澜。

    叶清秋扯了扯唇,缓缓朝着厉庭深迈了一步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距离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手,抚了抚厉庭深的领口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知道吗?我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厉庭深垂眸,狭长的眸盯着她的脸,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叶清秋勾起唇,头微侧,侧脸偏光,以至于眼尾带出些许娇媚。

    手最后停在他的肩膀,微微踮起脚尖,缓缓凑近他。

    “别想着随时抽身了,厉庭深,你这辈子就只能是我叶清秋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右手微微用力,仰头便吻住了厉庭深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相关小说:

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最新章节